香港正版挂牌

如何为内燃机的未来奋斗?这几个问题亟待解决

发布时间: 2019-10-07

  近年来,纯电动汽车和氢燃料电池汽车热度不断攀升,以内燃机为主要驱动力的传统企业压力渐增,唱衰内燃机的声音不绝于耳,甚至传出某些国家已制定出传统燃油车的退出时间表。用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李骏的话来说,内燃机行业现在已处于“悲壮时期”,能否继续生存下去,还能生存多长时间,该怎么生存?成为眼下亟待思考的问题。

  基于这样的背景,8月8~9日,中国内燃机工业协会六届三次理事会(扩大)会议在京召开。协会会长、副会长、常务理事、理事及单位代表,以及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及内燃机配套行业汽车、工程机械、农业机械协会的领导纷纷出席,就今年上半年经济运行情况作分析与展望,在复杂多变的经济运行形势面前,为下半年内燃机行业的发展方向出谋划策。

  李骏在会上深入地分析了内燃机行业现在的处境,他认为,多年来,减少燃料消耗和排放一直是内燃机研究人员的目标。然而,最近由于不止一家汽车制造商的“不诚实行为”造成的排放丑闻,内燃机的声誉受到严重打击,内燃机开始不受行业待见。从业人员不要寄希望国家给予项目支持,而是要认清形势,自己行动起来,为内燃机的未来而奋斗,形成坚强的联盟,打造出更多颠覆性的创新,否则内燃机行业只能走下坡路。

  国家相关部门已经提出未来会将温室气体(主要是二氧化碳)纳入排放法规的监管范围之中,李骏认为,这个思路是非常正确的。一个值得关注的数据是,我国每年4.5万亿吨的燃油中,至少有85%是被内燃机烧掉的,可以说如何降低温室气体的排放,将会是未来内燃机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

  被拿来与内燃机汽车作比较最多的就是眼下风头正劲的纯电动汽车。事实上,世界上大部分的电力仍来自煤炭或天然气的燃烧,特别在我国富煤的能源结构下,电力能源更多来源于煤炭燃烧。也就是说,纯电动汽车并非二氧化碳零排放,但关键在于电动汽车的电力来源是有替代方案的,如再生能源、风能、核能、太阳能等,而内燃机没有替代方案,这就是内燃机有可能“死亡”的逻辑。

  “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事实,由于2025年百公里油耗4L的目标,以及中国在巴黎气候协定方面的承诺等因素,2025年之前如果拿不出低碳化的解决方案,内燃机只有去‘死’。”李骏说。

  此外,过去几十年中,内燃发动机技术的突飞猛进使污染物排放水平下降了一千倍,而用燃煤发电的纯电动汽车比同等大小的非混合动力汽车,更容易产生更大的碳足迹。也就是说,纯电动汽车只是将碳排放转移到了城市之外,却赢得了人们的信任,而污染水平不断降低的内燃机却不被社会认可。

  解决碳排放的有效方式就是提高内燃机的热效率,因此内燃机行业必须加速致力于提升热效率。同时,内燃机也要摆脱“傻大黑粗”的固有形象,拥抱人工智能和互联网数据,用新技术赋能,让内燃机获得新生。“当内燃机的油耗排放等数据智能到可以实时传输,其是否清洁也就一目了然了。”李骏说。

  正如李骏所说,因为社会上一些“加速内燃机退出历史舞台”的声音,同济大学教授李理光直言,虽然没有这样的政策文件,但这种呼声却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大学里很多有志青年不再愿意选择内燃机专业。“有人可能说没关系,内燃机行业依然存在。但试问如果后继无人,内燃机行业还如何继续发展呢?市场是检验内燃机的唯一标准,我们一定要去竞争谋生存。”李理光说。

  在李理光看来,2050年之前,以内燃机为混合动力与纯内燃机动力系统仍然将在行业内占比达到60~70%,未来30年节能减排的重点应该围绕内燃机来进行。为什么还要发展内燃机?因为短期内还没有经济性在接受范围之内的可替代化石能源,这是内燃机会存在的重要原因。但需要警惕的是,行业需要拿出有说服力的节能减排解决方案和目标,如果政府看不到有说服力的数据,将对行业发展带来很大冲击。

  此外,近年来内燃机的发展取得了巨大进步,以自主品牌为例,最近十年油耗下降了31%,升功率提升了一倍。以热效率为牵引的内燃机技术增长才刚刚开始,即将进入全面快速发展时期,如果这时候谈让内燃机退出历史舞台,无疑是“自毁长城、自废武功”。

  天津大学教授、内燃机燃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尧命发对此深表认同,他在会上表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内燃机制造和应用国,正在由内燃机大国向内燃机强国迈进的过程中。近10年来,行业取得的技术进步有目共睹,可以说,中国用10年时间走了发达国家20年的路,在诸多关键技术上取得了突破性成果,有着世界上最严格的排放法规,开发的部分内燃机产品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已经摆脱了对跨国公司的依赖。

  “有的专家说,没有国外的内燃机,中国汽车跑不起来。这是对内燃机行业的巨大误解,是拿20年前的行业背景对未来做判断,国家税务总局:丢失发票不再要求,事实是,目前国内的自主品牌全部在使用自己生产的内燃机。”尧命发说。

  尧命发进一步分析,总体而言,我国内燃机行业还存在着发展不均衡,独创性开发能力刚刚起步,整机开放能力强于关键零部件开发能力,创新人才储备不足等问题,这也正是整个行业努力的方向。根据巴黎协定的承诺,我国降低碳排放的压力是非常巨大的,提高热效率是降低碳排放的主要途径,是世界各国的研发重点,也是我国内燃机行业必须啃下的硬骨头。

  对于未来的发展规划,尧命发从柴油内燃机的角度提出创新性的燃烧技术、燃烧过程实时控制技术、混合动力技术、新材料新结构新工艺、高强度低噪声的轻量化结构、提高机械效率与降低摩擦损失、提升能量回收利用、先进的控制器等技术方向。

  尧命发认为,未来的重点任务还是加强理论技术创新和共性技术的应用能力,提出颠覆性技术,如低温燃烧和热力循环,以及突破卡脖子技术。目标是在2025年补齐产业短板和关键零部件技术的突破,实现产业链安全,达到国际水平,2030年全产业链自主发展达到国际先进水平,2050年全产业创新协同发展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李理光则从汽油内燃机的角度提出,2025年汽油内燃机热效率提升至45%,2030年提升至50%的目标,希望2035年汽油内燃机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未来计划以传统内燃机、混合动力和增程式三条线路,以及创新燃烧技术、智能化、关键零部件技术和燃料多元化四条线,三横四纵的方式向前迈进。

  中国内燃机工业协会秘书长邢敏总结,尧命发和李理光分别从柴油内燃机和汽油内燃机的角度提出了上述中长期发展规划的构想。内燃机行业之所以出现眼下的混乱,首先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缺乏顶层设计。本次会议也对内燃机中长期规划的总结梳理,就是要向国家和用户给出一个答案,内燃机行业要制定一个科学合理的发展路线,并沿着这条路线走下去。

  邢敏更强调,5年是一个关键期,内燃机行业规模越来越大,技术水平越来越高,排放标准已经达到国六,接近零排放。但很多人对内燃机汽车还停留在存量市场的印象,对其排放水平也有误解,他呼吁社会以发展的眼光重新认识内燃机行业。

  邢敏认为,未来内燃机行业的关键,还是要用创新引领高质量发展。首先要认识到内燃机对国民经济的巨大作用,其次要坚持动力的多元化发展,第三企业要严格执行国家的排放标准。最后,行业要发展一定不是某一家企业的单打独斗,而是要整个产业链的联合创新,把握好零整关系,内燃机行业才会有一个灿烂的明天。

  2019阿拉善越野英雄会,一汽丰田第四次携SUV产品以及多项服务登临大本营,恰逢全新RAV4荣放上市在即,活动现场的全新RAV4荣放展车成为众人焦点。在活...[详细]


挂牌玄机图|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 开奖直播| www.911959.com| 状元红心水论坛| 新跑狗报a牛魔王| 本港台现场报码视频| 最快现场开奖| 赛马会| www.551909.com| 一点红| www.794111.com|